可乐米酒酿圆子

漫威DC博爱

EC
锤基
贱虫
超蝠
谜鹅
我 x jerome (buni
几乎是个无产阶级
不过可以说是个白了
deadpool痴汉
谜语人小粉丝(虽然是个阿卡姆玩家
爱好荷兰弟抖森一美cam法鲨妮妮RR小雀斑戴涵涵蛋妞
请多多关照

【誉太】花吐症 [上]

有关于吐花症的脑洞。
文笔不好角色把握不准。有错误欢迎及时指出!!!!!

花吐症:
相思郁结为花,吐之于口,若三月之内得不到两情相悦之人的吻,就会身体亏空而死。

☆可能ooc注意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些日太子没来上朝,太医报的说是风寒。

[东宫]

萧景宣前些时一直觉得喉咙像是被什么挠着,痒痒的不停咳嗽,太医来看过后只说是风寒,开了些药嘱咐他按时服下。
原本是没什么好在意的,但是现在他看着自己咳嗽着吐出的似是紫荆花的东西就有些慌神了。

“咳咳..来人,”萧景宣捋了捋气,“把太医给本宫叫过来。”

在小太监将太医请来看过后萧景宣更加慌了:“你说的不知如何诊治是怎么回事!啊?咳咳咳...”
“本宫得了什么病你不知道?”虽然这么问,他心里还是清楚的,这样的怪事怪病怕是太医也没见过,“行了行了你下去吧。”

风寒没什么,这能吐出花来的奇事倒是新鲜。虽被太子下令不许外传,但时间久了总还是有些风声。
见皇兄多日不来上朝,萧景桓便派人打听情况。他知道这事以后就觉得好笑,打算前去探查一番,如若是真的便可借机调侃,就算是是假的吧,也能趁着知道些东宫的动静。于是借着探病的名义来了东宫。

在得到小太监的通报以后,萧景宣又有些慌神了。他这个五弟平日里是从不来东宫的,今天却扯了个探病的名头来了,也不知道打的什么算盘。但他也不愿多想了,他现在咳得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,昨夜刚开始低烧,已经是筋疲力尽,哪还有心思管他干什么。
“皇兄。”萧景桓在床帐外恭恭敬敬行过了礼。
“你来做什么...”萧景宣有气无力地答他,声音很小,也没了往日康健时的骄纵傲气。
听到自己皇兄的声音,萧景桓想着大许是病得重了些,可想到这里又莫名心疼。

“本王来看看皇兄,不知皇兄的病可有大碍?”萧景桓也不知怎么的语气略有些着急,走到帐前小心翼翼像是怕打碎什么似地掀开了帘子。
“怎么..咳咳...你是巴不得本宫有恙?”就算到了这种说话都费力的时候,萧景宣也不忘记用自己已经咳得沙哑的嗓子讽两句,双眼还是微阖着的。
“皇兄都这样了,就不要再同我斗嘴了罢。”说着鬼使神差地伸手去探景宣的额头。“有些烫,皇兄可是发烧了?”
还没来得及答话,萧景宣便止不住咳了起来,之前小声咳嗽是忍着怕被萧景桓发现,现在怕是瞒不住了,用力咳完后他嘴里便吐出几朵花来。
“原来是真的...”萧景桓嘴角不禁上挑了几分,“皇兄这病..不知太医可有办法?”
“回誉王殿下,太医也无对策。”想必是太子身边新来的宫女,随随便便就把自家主子情况透露了出去。
这时候誉王身边的随从开口了:“殿下,小的有些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“讲。”萧景桓坐到了景宣的床边,皱起眉头看着床上的人。
“此病小的曾在家乡见过,名叫花吐症,只是这病因...”
“吞吞吐吐什么,快讲。”
“呃...这病因乃是心中相思之情压抑过久,郁结成了花,才吐了出来的。”
“可有治疗之法?”
“哦这个嘛,得到两情相悦之人的...的吻,方能化解。只是还有三月的期限,否则便会因身体亏空而死。”

萧景桓心觉着这样的治疗之策虽有些荒唐,但终归是有了法子,他这个皇兄也就不必久久缠绵病榻了。想到这里他心中又起了复杂之味,有些可惜,又有些高兴。
他命宫人退下,一边思索着要怎么帮帮他这个倒霉的皇兄,一边端详着他的脸。
似是消瘦了些。
景桓下意识的伸手去捏了捏,景宣就不高兴了:“你怎么可以这样对皇兄不敬呢!”虽然没有平常那般大声,但至少还是有些许怒气的。
景桓看着自己皇兄说话的样子忍不住嗤的一声笑了起来,刚刚还讲不出个完整句子来,这种话倒是顺溜得很。转眼又想起自己的举动,不免有些感叹,年少时的肆无忌惮可不能再带到现今状况了。哪怕他是真的忍不住去捏一捏他皇兄的脸。

沉默半晌,景宣开口了:“虽得了医治之法,咳咳咳...可如这何医治却是个问题。”
景桓挑了挑眉:“皇兄这宫里,难道是还缺女人不成?”
景宣抬眼看着景桓,表情有些微妙:“什么缺不缺的,本宫怎么会知道哪个是两情相悦之人?”讲完话景宣又止不住咳嗽。
见他咳嗽,景桓伸手扶他坐起来拍了拍他的背:“这就是皇兄的事了,若是实在不知,大可把整个宫的宫女妃子都叫来亲上一遍。”看着景桓一本正经地打趣,景宣不住又强烈的咳嗽起来,边瞪着他边咳出几朵花。
“你怎么可以这样跟皇兄说话呢,咳咳咳...”

TBC

评论(10)

热度(10)